順豐口罩寄香港
文化>>
因應時代發展 開創民眾權利保護新時代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的發展與創新
發佈時間:2020-09-11 09:27 星期五
來源:人民法院報

民法侵權責任制度作為預防並制裁侵權行為,明確侵權責任的法律規範,集中體現了民事法律保障權利的重要價值。民法典中,侵權責任編共十章,九十五條。從總體理念來看,侵權責任編積極迴應時代發展的新需求,吸收借鑑人類法治文明建設的有益成果,注重民事主體權益保護和行為自由的動態平衡。從具體內容來看,侵權責任編修改條文達三十多處,增加條文十多處,新增了自甘風險、自助行為、好意同乘條款,明確懲罰性賠償制度,完善網絡侵權責任規則,構建起完整的民事權利立體保護網絡,充分反映了人民的利益訴求,必將為人民追求美好生活提供重要的法治保障。

更加全面地保護民事權益

(一)擴大精神損害賠償範圍。精神損害賠償是受害人在非財產性權利受到不法侵害時,通過金錢補償替代承擔給受害人造成的精神損害責任。將精神損害賠償範圍從侵害人身權益擴大到特定物,是我國社會法治文明程度進步的重要表現。

侵權責任法第二十二條明確,精神損害賠償只適用於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情形,不包括對侵害特定物造成的精神損失。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以司法解釋的形式明確具有人格象徵意義的特定紀念物品,因侵權行為永久性滅失或者毀損,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民法典對這一司法解釋予以了吸收完善,明確特定物受到侵害可以主張精神損害賠償。民法典新規有三方面特點:一是侵害對象明確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較之於2001年司法解釋中“具有人格象徵意義的特定紀念物品”,其保護範圍更為寬泛。二是侵權的主觀過錯方面限定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排除了一般過失與輕微過失,體現了對精神損害賠償支持與審慎的基本態度。三是客觀後果方面,並不要求特定物“永久性滅失或毀損”,而是以“造成嚴重精神損害”來認定。此外,在審判實踐中,精神損害賠償金額的裁量幅度仍有待司法解釋來進一步明確,以避免出現類案不同判,裁判尺度差異過大的問題。

(二)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傳統民法上的侵權損害賠償以填平損害為原則,即侵權人只賠償受害人的實際損失,恢復到侵權行為之前的狀態。懲罰性賠償則是在填平原則基礎上加重賠償的一種方式,目的是在對故意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失進行彌補之外,對侵權人進行懲罰以避免其將來再犯,同時也達到教育大眾的目的。

知識產權保護在現代社會發展,尤其是科技創新中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目前,我國商標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已經對特定類型的知識產權規定了懲罰性賠償保護。如2019年修訂的商標法中賠償額規定由之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調整為“一倍以上五倍以下”,進一步擴大了法官對懲罰性賠償的自由裁量權。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經營者惡意實施侵犯商業祕密行為,可處一倍以上五倍以下賠償。但這些規定散見於單行法律中,覆蓋的知識產權類型有限,且賠償標準不盡統一。

我國民法典明確規定“故意侵犯他人知識產權,被侵權人有權請求懲罰性賠償”,標誌着我國對知識產權的懲罰性賠償已經進入法典保護的新時代。一是明確所有類型知識產權都可以根據該條文獲得懲罰性賠償保護。二是主觀過錯方面以故意代替惡意,受害人的舉證難度有所降低。放眼全球範圍知識產權保護,此次新規對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規定在立法層面已經走在了世界前列。

完善免責事由體系

民法典新增了自甘風險、自助行為兩項免責事由,與總則部分的不可抗力、正當防衞、緊急避險,以及侵權責任編的過失相抵、受害人故意等,共同構成了比較完善的免責事由體系。其目的是根據社會發展動態平衡權利和秩序之間的關係,使民事主體在法律框架內享有更多的行為自由,從而實現自己的權利、尊嚴和價值,推動社會發展進步。

(一)自甘風險要求行為人自負其責。自甘風險是指文體活動的參與者事先能夠預判某項活動可能存在風險,仍自願參加該活動,由此產生的損害後果由其自行承擔。其他參加者除有故意或重大過失外,依法不承擔責任。活動組織者按照安全保障義務承擔相應責任。法律之所以要對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予以專門保護,不僅因為它能為社會成員提供放鬆身心的娛樂方式,更深層的意義在於,它能培養現代社會公民的協作精神、契約精神和規則意識。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新增了自甘風險條款,使長期以來困擾司法裁判的免責抑或適用公平原則問題得到解決,裁判尺度得以明確。自甘風險免責構成要件包括:第一,該活動是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如足球、籃球、羽毛球、攀巖、蹦極等,活動本身具有競技性和對抗性,也存在受傷的潛在風險。第二,受害人蔘加該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且該損害與參加者的行為存在事實上的因果關係。第三,參加者對於損害的發生沒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判斷參加者的故意或重大過失應結合現場環境、預見能力及參加者是否存在嚴重犯規行為綜合判斷。第四,活動組織者責任按照是否履行了安全保障義務判斷。如果已經履行風險告知、安全提示、設施維護、及時救治等義務的,依法不承擔法律責任。

(二)自助行為允許情況緊迫時自力救濟。自助行為是行為人在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情況緊迫且不能及時獲得國家機關保護,不立即採取措施將使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時,受害人可以在保護自己合法權益的必要範圍內採取扣留侵權人的財產等合理措施。

從法理角度而言,由有關國家機關實施救助,屬於公力救濟,但由於具體情況的特殊性,有時公力救濟難以及時、迅速發揮作用,無法達到預期目的。如果一概不允許私力救濟加以補充,對被侵權人而言是不公平的。從法律價值角度而言,法律應該是公平性和效益性的統一,而自助行為有利於及時制止不法行為侵害,減少社會損失,儘快恢復穩定的社會秩序,形成良好的社會風氣。因此,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七條新增自助行為作為免責事由,賦予其合法正當性。

自助行為免責應符合以下構成要件:第一,行為人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第二,情況緊迫且不能及時獲得國家機關保護。第三,對侵權人實施扣留侵權人的財產等合理措施。雖然在條文中僅明確可以扣留財產,對能否拘束人身自由沒有明文規定,但在“等”字中應理解為包含拘束人身內涵。例如,到飯店吃飯沒帶錢,或者無法用微信或支付寶進行支付,店主不讓其離開,等待他人送錢來結賬,這種拘束消費者人身自由的行為,就是自助行為,不構成侵權。需注意的是,作為私力救濟方式的自助行為具有彌補公力救濟不足的功能作用,可以阻卻違法性,但在認定標準上仍需從嚴把握,避免該制度被濫用。

積極迴應時代發展新需求

新中國第一部民法典是新時代制定的一部體現中國特色、回答時代之問、面向21世紀的法典。具體到侵權責任編部分,其立足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滿足人們對人格獨立、人身自由、人格尊嚴等民事權益保護的更高要求,直面現代社會治理、城市化發展和大數據時代面臨的新問題。

(一)好意同乘減輕責任,鼓勵市民綠色出行。交通擁堵是全世界大城市發展面臨的共同難題。早在上世紀70年代,美國就開始設置“多乘員車輛專用車道”(High Occupancy Vehicle,HOV),它通過設置專用車道讓合乘車輛較快地通過交通擁堵地區,引導出行者使用合乘方式出行,從而達到減少車輛、緩解交通擁堵、降低能源消耗的目的。在我國快速城市化的進程中,大城市機動車保有量持續增長,道路交通擁堵已經成為民眾生活的“日常之困”。因此,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七條新增了鼓勵好意同乘條款,從法律上解決了“帶不帶”“送不送”的問題。

非營運機動車駕駛人無償搭載乘車人的行為屬於好意同乘。駕駛人的行為符合社會道德和綠色出行理念,應受到鼓勵和支持。如果發生道路交通事故並造成損害,要求好意人與一般客運合同的承運人承擔同樣的損害賠償責任,顯然有失公平。當然,好意同乘並不意味着同乘人自願承擔全部乘車風險,好意人也不能因為無償而置同乘者的生命財產於不顧。

司法實踐中,認定好意同乘應具備以下要件:一是非營運性,同乘人搭乘的是非營運性機動車輛。酒店、大型商超為促進經營而提供免費班車,房地產開發企業的免費看房車系以營利為目的,不適用好意同乘條款。二是無償性,好意同乘是一種無償搭乘行為,好意人不向同乘人收取報酬。比較常見的是私家車車主在上下班途中以順風車形式按固定路線搭載同行人,搭乘人僅分擔少量燃油費用,仍可認定為好意同乘。三是合意性,同乘人的搭乘行為是經好意人同意的,包括邀請和允許。未經同意而擅自搭乘者,不構成好意同乘。

(二)確立生態修復賠償規則,助力美麗中國建設。良好的生態環境是重要的民生福祉。人民期盼更多的藍天白雲、綠水青山,渴望更清新的空氣、更清潔的水源。環境資源審判屬於新興審判領域,又跨越民事、刑事、行政三大訴訟門類,涉及實體法、程序法、基本法和單行法,法律判斷和技術判斷等問題。總體上仍存在法律制度供給不足問題。此次,侵權責任編完善了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規定,充分體現了綠色發展理念。

司法是維護環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完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才能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保護生態環境。一是建立環境修復制度。對於生態環境損害能夠修復的,破壞人要在合理期限內承擔修復責任;未及時修復的,則按照替代修復規則修復,由破壞人承擔侵權責任。立足不同環境要素的修復需求,探索適用限期履行、勞務代償、增殖放流、技改抵扣等多種生態環境修復責任承擔方式以及代履行執行方式,促進生態環境及時有效恢復。二是賠償規則方面,詳細列舉了破壞生態需要賠償的損失和費用,並以此警示社會避免發生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

(三)完善高空拋物致害責任,守護頭頂上的安全。隨着城市高層住宅的不斷增多,高空拋物墜物致人傷亡事件頻發,嚴重威脅了人民羣眾生命財產安全,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2016年至2018年,全國法院審結高空拋物墜物民事案件1200多件,其中近三成導致了人身損害;審結刑事案件31件,近五成造成被害人傷亡。有鑑於此,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在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七條的基礎上,結合近年來的司法審判經驗,為守護民眾頭頂上的安全構築了一道“防護網”。

一是立法明確了對高空拋物的堅決否定態度:禁止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高空拋物,無論是出於故意,還是因為陋習,都會給公共安全造成重大威脅,法律必須嚴厲禁止。二是明確了責任人。能查明具體侵權人的,由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之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三是新增了物業企業責任。物業企業未採取必要安全保障措施防止高空拋物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較之普通居民,物業企業更有能力發現和制止高空拋物行為。如及時開展宣傳教育,張貼安全警示或安裝視角向上的監控攝像頭等。四是明確了調查主體。以往高空拋物發生後,受害人大多隻能通過民事訴訟主張權利,而民事訴訟中當事人調查取證能力相對有限,查清責任人往往異常艱難。民法典首次明確了公安等機關的調查責任。高空拋物不僅是嚴重的民事侵權行為,還可能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嚴重犯罪行為,公安機關必須及時介入調查。

(四)構建網絡侵權責任體系,規範網絡表達自由。當前,人類已經從工業社會步入信息社會,並將邁向智能社會。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在造福人類的同時,也帶來了一系列問題,亟待法律加以規範。侵權責任編用4個條文(第一千一百九十四條至第一千一百九十七條)構建了完整的網絡侵權責任規則體系,在制裁網絡侵權的同時,保護公民的言論表達自由和正常的輿論監督。

一方面,我國民法典借鑑美國《千禧年數字版權法》的“避風港原則”,確立了通知與反通知規則,平衡權利人、網絡用户和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益。權利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者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保護自身的合法權益。但需提交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和真實身份,以避免其濫用通知權、惡意舉報或逃避輿論監督。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及時將該通知轉送網絡用户,並採取必要措施。

網絡用户收到通知後,可以向網絡服務提供者提交不存在侵權行為的聲明。網絡服務提供者在收到聲明後,應當轉送通知權利人,並告知其可以向有關部門投訴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訴。在合理期限內,未收到權利人投訴或者訴訟通知的,應當及時終止所採取的措施。

另一方面,確立“紅旗原則”作為“避風港原則”適用的例外。如果侵權事實是顯而易見的(即像紅旗一樣飄揚),網絡服務商如不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就應與網絡用户承擔連帶責任。以視頻網站為例,運營商需要對用户上傳的視頻予以審核,且不能以自己不是直接侵權人為由進行免責抗辯。因為按照“紅旗原則”,即使網站上的內容並非運營商上傳,但只要這些內容顯而易見屬於盜版或重複侵權行為,運營商就應當主動刪除並採取必要的技術措施。

(作者單位: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劉策
8304124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