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口罩寄香港
環球>>
施政演説國會答辯備受關注
日本新首相面臨上任後首次大考
發佈時間:2020-10-12 16:00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駐日本記者 冀勇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林忠

日本秋季臨時國會擬於10月26日召開。在菅義偉內閣成立後召開的首屆國會上,除對《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相關法案》等多項法案的審議外,菅義偉就任首相以來發表的首次施政演説及國會答辯中就內政外交政策的具體闡述也將成為日本各界關注的焦點。

日本媒體期望可以從中探查菅義偉內閣未來政策走向。菅義偉也將面臨上任後首次大考。

新內閣首次國會論戰

本月初,自民黨國會對策委員長森山裕在國會與立憲民主黨國會對策委員長安住淳會談,透露10月26日將召集臨時國會。同時,自民黨在與執政聯盟公明黨協商後,把臨時國會閉幕時間定在12月上旬。

臨時國會上,菅義偉將在眾參兩院發表施政演説,並接受各黨代表質詢。

作為國會論戰的主戰場,在預定11月召開的預算委員會會議上,菅義偉政府將全面闡述內政、外交政策。據報道,菅義偉此前曾表達過要在預算委員會上充分展示新內閣政策主張的意願。

預計在施政演説中,在內政方面,菅義偉將就如何同時實現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復甦進行説明。此外,作為菅義偉內閣施政重點的設立數字廳推進政府行政數字化、降低手機資費,以及加大對不孕治療政府補貼等也將成為宣傳重點。在外交方面,菅義偉預計將繼續主張把日美同盟放在外交和安保政策的核心位置,同時發展與亞洲國家的近鄰外交。

在臨時國會上,《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相關法案》和日英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批准案將是重點法案。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此前曾表示,“將切實使法案成立,推進為了國民的政治。”

本屆臨時國會將成為菅義偉內閣成立後面臨首次大考的舞台,因此備受各界關注。自稱“性格土氣、認真,尤其不善於表演”的菅義偉如何表現,更是日本國內關注的重點。

在野黨揚言追究醜聞

在上任首相安倍晉三患病期間,在野黨方面曾多次要求召開臨時國會,就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經濟極度萎縮等進行問詢。針對繼承安倍內閣的菅義偉內閣,在野黨在已經表態將就疫情應對不力等追究政府責任外,近期日本學術會議會員任命問題迅速成為另一個焦點。

日本學術會議作為政府諮詢機構,會員囊括各領域的科學家、學者,在日本學界擁有極大影響力。在最近一次會員任命中,菅義偉內閣在推薦的105名新會員候選人中,拒絕任命6人。儘管日本政府主張“學術會議屬於行政機關,首相有任免權限”“對學術會議推薦的候選人,首相沒有必須要任命的義務”,但因為6名被拒絕任命的候選人都曾有過在解禁集體自衞權等各種問題上與安倍政府唱反調的經歷,日本政府的解釋很難讓人信服。

針對日本學術會議人事任命問題,在野黨表態將在臨時國會上要求政府就6名候選人被排除的理由和過程進行説明。在野黨主張,在1983年時任首相中曾根康弘在國會答辯中曾表示,“(在學術會議會員任命上)政府履行的只是形式上的任命,學術的自由獨立始終得到保障”,菅義偉政府的做法明顯與該答辯相矛盾。

除日本學術會議會員任命問題之外,在野黨還將就安倍政府期間的系列問題,繼續追究菅義偉的責任。菅義偉長期擔任安倍政府內閣官房長官,參與了安倍政權各項重要政策的制定。對於安倍執政期間的森友學園、加計學園、“賞櫻會”等醜聞,某種程度上菅義偉也是當事人之一。在野黨已經表示,將在國會論戰中與菅義偉率領的政府展開交鋒,就安倍內閣遺留的政治醜聞繼續追究責任。

儘管菅義偉在擔任安倍政府內閣官房長官期間,以一貫的穩定、冷靜獲得好評,被稱為“鐵壁危機管理”。但在2017年加計學園“地價門”事件中,菅義偉卻因武斷聲稱顯示安倍晉三涉及事件的相關文件來路不明,受到廣泛批評。

臨時國會上,面對在野黨的“明槍暗箭”,菅義偉能否從容應對尚難預料。

菅義偉欲顯個人色彩

菅義偉內閣在全面繼承安倍內政外交政策的同時,推出了設立“數字廳”、降低手機資費等系列改革措施,意圖突出個人色彩、鞏固執政基礎。在即將召開的臨時國會上,菅義偉如何展現個人色彩將是擺在他面前的一道難題。

菅義偉內閣高舉的打破行政條塊分割和既得利益的行政改革口號,被認為是對安倍經濟學“三支箭”中經濟增長戰略中核心政策——規制改革的繼承。儘管日本國內對相關改革抱有期待,但部分專家也指出了其中的侷限性。

共同社在一篇題為《“菅課題”的陷阱》的報道中指出,降低手機資費、新設“數字廳”、不孕治療援助等菅義偉內閣着重推進的改革措施,儘管都是“做比不做好的課題”,但能否將其作為優先政策卻值得商榷。被稱為“菅課題”的各項政策,其共同點是瞄準容易看到結果的課題,採取通過政治判斷跨越政府各部門間的權限劃分、壓制相關團體的反對而獲得成果的一點突破式手法。報道指出,設立“數字廳”以提高行政數字化的本質是社會基礎設施落後,強化不孕治療的本質是少子化對策,降低手機資費則是降低公共費用。菅義偉主張的打破條塊分割、既得利益和先例主義的改革固然重要,但也必須考慮這種一點突破式手法的副作用。

作為外交首秀,菅義偉日前會見了到日出席日美印澳外長會議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以及澳大利亞、印度外長。在與蓬佩奧會談中,菅義偉延續安倍政府方針,在強調日美同盟重要性的同時,確認了“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的重要性。此外,菅義偉還計劃訪問越南和印度尼西亞,與越南總理阮春福、印尼總統佐科舉行會談。菅義偉上任後首訪選擇東南亞國家,這與前首相安倍晉三第二屆內閣上台後外訪首站一致。

從兩場外交活動看,菅義偉均把繼承安倍內閣方針放在首位,體現出其在並不擅長的外交領域力求平穩。但在安倍內閣重要外交課題全部擱淺、美國總統選舉臨近造成“特朗普風險”加劇的背景下,菅義偉僅是繼承安倍路線很難破局。

對菅義偉而言,即將召開的臨時國會將是其在內政外交政策上集中展現個人色彩的重要舞台,而其成功與否或關係到菅內閣能否從“臨時政府”轉變為“正式政府”。

責任編輯:胡建霞
8325253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