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口罩寄香港
法學>>
互聯網法院典型案件彰顯網絡時代司法智慧
發佈時間:2020-10-14 10:56 星期三
來源:人民法院報

張新寶

互聯網法院站在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的最前沿,不僅僅是網上的案件網上審理,更重要的是依託管轄集中化、案件類型化、審理專業化優勢,樹立網絡空間交易規則、確立行為規範和權利邊界。

在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特徵的信息化浪潮背景下,黨中央開創性地設立互聯網法院,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全面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的重要頂層設計。互聯網法院站在網絡空間治理法治化的最前沿,不僅僅是網上的案件網上審理,更重要的是依託管轄集中化、案件類型化、審理專業化優勢,樹立網絡空間交易規則、確立行為規範和權利邊界。

傳統糾紛轉移到互聯網場域後會產生一些新特點新趨勢,互聯網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的發展也會催生全新的法律關係形態。這些都為互聯網法院的審判工作帶來新機遇新挑戰。可以説,互聯網行業發展中的本真問題、互聯網空間生活的真實樣態會以最直接、最快速的方式投射到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案件中,要求司法及時給予迴應。

從過去幾年的工作實踐來講,三家互聯網法院都交出了優秀答卷。筆者瞭解到,他們審理了一系列涉及公民權利、平台責任、新模式新技術新內容等互聯網糾紛案件,包括暗刷流量、數據權屬、虛擬財產侵權等,都是充分發揮專業優勢進行合理裁判的典範。

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全國首例暗刷流量案,就是一起“純粹”互聯網服務合同履行糾紛。涉案的所有法律事實均發生在網上,而且也只有互聯網經濟才會有此等流量需求,催生相關的供給,產生相關的糾紛。合議庭在查明“JS暗刷”“僱傭點擊”“機刷”等技術事實的基礎上,對這一複雜的技術問題進行了具有網絡信息專業水準的表述,透過複雜的技術問題,對暗刷流量行為進行效力判斷,認定其“具有明顯欺詐性質”“違反商業道德底線,違背公序良俗”,應屬無效。此外,北京互聯網法院作出的對合同雙方已經和將要獲利的收繳決定,也可圈可點,任何人不得從自己的不法行為中獲得利益。此案闡明瞭法律對於網絡產業灰黑地帶的否定態度,切中了網絡空間亂象的要害,從源頭上規範了網絡空間秩序。

杭州互聯網法院審理的全國首例大數據權屬案和首例公共數據不正當競爭案,直接關涉近年來社會各界致力研究的熱點,即如何實現數據要素市場的規範化。此案面臨的難點問題是數據產品開發主體就其開發運營的數據產品享有何種權利。法官在本案中對數據進行了分層和區分,即網絡原始數據和網絡數據產品:原始數據未脱離用户信息範圍,所以網絡運營者受制於用户對其提供信息的控制,只享有有限使用權;網絡數據產品是網絡運營者投入創造性勞動,經過深度開發與系統整合而呈現出的與原始數據無直接對應關係的衍生數據,運營者享有獨立的財產權益。此案對數據產品權益司法保護路徑進行了有益探索。

廣州互聯網法院審理的網絡虛擬財產被盜侵權案,則是對互聯網時代特有新型財產權益保護問題的一種迴應。作為網絡環境中的一種財產形態,虛擬財產以數字化形式存在,佔有使用的獨特性表現在知曉賬號、密碼即可實施,而非通過對傳統財產的物理性控制。因此,在判斷虛擬財產是否被盜時便不能按照傳統的思路進行認定,需要重新就網絡環境下用户與網絡服務提供者對爭議事實如何分配舉證責任這一問題進行翔實論述。法官在判決書中用充分的説理闡釋了這一規則:雙方均應負有網絡虛擬財產安全保護義務,應當根據在履約過程中的過錯程度,衡量雙方過錯對損害後果的原因力大小,合理分配責任比例。

可以説,三家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大批具有廣泛社會影響力和規則示範意義的涉網新類型案件,培養出了一批具備互聯網思維、體現互聯網司法導向、敢於思考、敢於創新、敢於吃苦、敢於擔當的專業互聯網法律人才。據瞭解,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愛奇藝《慶餘年》超前點播案”,40頁的判決書經歷了20多次反覆打磨,合議庭法官肯定了“超前點播”模式在滿足差異化用户需求上的創新,同時對損害用户利益的一系列行為及時給予否定,既保護了公民基本權益,也推動了數字經濟的規範治理。主審法官這樣説道,“站在行業的角度才能去規範行業,站在規則的高度才能制定出規則,站在治理的維度才能推動網絡空間的法治化”。互聯網法院的法官們,正是從行業的角度、規則的高度、治理的維度,不斷跟住互聯網技術,洞悉互聯網產業特徵,做好利益衡平,在合理確立各方主體行為邊界的同時,保護好公民基本權益,保護好產業和創新。

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正是通過這許多個案的審理,互聯網法院堅持以裁判樹規則,以規則促治理,依法更好保障互聯網時代人民的合法權益,努力踐行黨和國家對“良法善治”的不懈追求。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中國法學》總編輯)

責任編輯:李紀平
8326895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