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口罩寄香港
平安中國>>
人民法院打造生態環境司法保護升級版
發佈時間:2020-10-15 14:10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編者按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論提出15年來,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指引下,各級政法機關以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為推進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建設美麗中國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書寫了生態文明建設的精彩篇章。近日,《法治日報》記者深入基層,探訪政法機關踐行“兩山”理論的生動實踐,敬請關注。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子陽

如今的紅楓湖碧波盪漾,湖邊種滿了櫻花樹、紅葉石楠,讓人很難將其與過去的藍藻暴發、水體總磷超標聯繫在一起。2007年,中國首個環保法庭——貴州省清鎮市人民法院環境保護法庭在紅楓湖畔誕生,拉開了環境司法實踐的序幕。

清鎮市法院環境保護法庭庭長羅光黔説,環保法庭的設立有效解決了貴陽老百姓的“水缸”——紅楓湖的環境污染問題。截至今年9月底,環保法庭已審結各類環境保護案2653件。

此後,環保法庭如雨後春筍般在全國設立。目前,全國共有環境資源專門審判機構1353個,其中環境資源審判庭513個,合議庭749個,人民法庭91個。

習近平總書記在浙江省安吉餘村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15年以來,各級人民法院充分認識“兩山”理論的重大意義,完善審判機制,提升司法能力,以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打造生態環境司法保護升級版。

發揮審判職能作用

張某明等3人沒想到,一時“任性”,在巨蟒峯巖壁上插了26顆釘子,換來天價罰單等法律懲罰。

5月18日,“三驢友打巖釘攀爬巨蟒峯案”二審宣判,張某明等3人被判賠600萬元。此案系首例故意損毀自然遺蹟入刑案。

“4名專家從地質學專業角度分析認為,被告人打巖釘攀爬行為對世界自然遺產核心景觀巨蟒峯造成永久性損害,加快了花崗岩柱體的侵蝕進程,甚至造成崩解。3人的行為不僅觸犯刑法構成犯罪,也侵害了社會公共環境權益,依法應承擔民事責任。這體現了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的司法理念。”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法官王慧軍告訴記者。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各級法院共受理各類環境資源一審案件144萬件,審結142萬件。依法審理寧夏回族自治區和內蒙古自治區騰格裏沙漠污染系列案、北京幼兒園“毒跑道”案、江西“三清山巨蟒峯”案等一批標誌性案件,推動環境治理法治化進程。

2019年,全國各級法院受理各類環境資源刑事一審案件39957件,審結36733件,114633人獲刑,收結案數同比分別上升50.9%、43.4%。

江蘇法院適用推定規則計算排污量、適用類比規則計算賠償額、適用懲罰性賠償追究污染責任,為同類案件審理提供了可複製、可借鑑的經驗;福建法院出台50多份制度規範,構建全覆蓋環境司法規則,創新完善環境司法體系、格局和機制,推動實現生態環境“高顏值”和經濟發展“高素質”;浙江法院建立省、市、縣三級全覆蓋的法院與環保部門聯動機制,上線生態環境司法保護一體化平台,在線開展線索移送、磋商、調解、聯席會議等工作,為生態環境跨域一體保護提供智能支撐。

各地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把強化環境資源審判、保障人民羣眾環境權益作為“一把手”工程,重點謀劃、紮實推進,踐行“兩山”理念守護綠水青山,持續“利劍斬污”、鼎力護“綠”,為美麗中國建設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完善審判體制機制

“由於案情複雜,在27年的時間裏歷經合同主體變遷、多次簽署補充協議等,調解了多次都沒有效果。如今,這起林業承包合同糾紛終於調解成功。”浙江省湖州市南太湖新區人民法院承辦法官如釋重負地説。

今年3月,湖州法院探索成立市環境治理司法協同中心,充分發揮多元解紛機制作用。南太湖新區法院邀請安吉縣司法局、自然資源規劃局共同參與案件調解,最終促成雙方和解。

湖州環境治理司法協同中心成立以來,已受理環境資源糾紛80件,化解52件,佔同期法院環境資源收案數的65%,環境資源司法協同全域一體化格局初步形成。

各地法院共建環境資源審判常態化協作機制,京津冀、長江經濟帶“11+1”、長三角地區以及秦嶺、洞庭湖等重點區域流域司法協作機制不斷健全。安徽、陝西、山西、西藏等地法院積極構建與檢察、公安、環境行政執法機關間的部門協調聯動機制。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法院運用大數據平台,動態監管污染環境、破壞生態案件。

自2014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成立環境資源審判庭以來,各地法院不斷完善生態環境案件審判體制機制,專門審判機構建設有了較大進展。福建三級法院最早實現生態環境審判庭全覆蓋,重慶高級、中級人民法院全部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山東、貴州、吉林等地法院設置專業人民法庭,夯實環境資源審判基層基礎。青海設立三江源生態法庭、四川設立大熊貓國家公園法庭,以司法手段保護“中華水塔”“中華國寶”。

目前,全國共有21個高級人民法院實行環境資源民事、行政、刑事案件“三合一”審理模式。江蘇高院以生態功能區為單位開展環境資源類案件跨區域集中管轄,甘肅、江西、青海、遼寧、河南、上海、湖南等地法院形成各具特色的跨區劃集中管轄模式。武漢海事法院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集中管轄湖北省長江水污染公益訴訟案件。海南設立三沙羣島環境資源海上巡回法庭,在集中管轄基礎上實現巡迴審判全覆蓋。

致力修復生態環境

私接暗管,將廢水排入長江,還人為篡改監測數據……年初,江蘇南京勝科公司領到南京法院開出的國內污染環境“最嚴厲罰單”——公司被以污染環境罪判處罰金5000萬元,12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6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承擔環境修復賠償費用4.7億元,用於環境污染治理、治污設施改造、資源保護等,修復項目遍及長江江蘇段。

除加大刑事制裁力度之外,以經濟手段遏制污染環境破壞資源犯罪行為在江蘇漸成常態。為保障生態損害賠償金更好地用於修復生態環境,進一步提升環境資源審判的社會效果,江蘇法院先後建立海洋牧場、黃海濕地等20個生態環境損害司法修復基地,為不同區域生態環境提供多樣化修復方案。

各地法院認真研究生態環境司法實踐中的新情況新問題,探索異地修復、替代修復、第三方監督、執行回訪,靈活適用補種復綠、增殖放流、護林護鳥、勞務代償,完善刑事制裁、民事賠償與生態補償有機銜接的環境修復責任制度,構建“恢復性司法實踐+社會化綜合治理”審判執行工作機制。

福建法院推廣多樣化區域化“七重修復”模式,6年多來,全省法院1300多件案件適用補種復綠,責令被告人補種、管護林木面積6萬餘畝。江西法院貫徹保護優先、修復為主、綠色發展環境司法新理念,積極適用補種復綠、增殖放流、護林護鳥、清理填埋等判決方式,促進修復受損的生態環境。雲南、重慶、浙江等地法院積極探索環境保護禁止令,預防生態環境損害發生和擴大。

各地法院強化生態保護修復理念,依法保障實施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工程,助力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責任編輯:趙穎
8328418
相關新聞